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关于冯小刚的哭,《芳华》的野心和才华们的无奈  

2017-09-29 17:50:42|  分类: 『原创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冯小刚的哭,《芳华》的野心和才华们的无奈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首先,我不得不佩服一下自己的眼光,我当初凭直觉独创中国文坛“二王”(王小波、王朔)概念,完全是基于中国最早的全国通缉令上的王姓两兄弟。王小波和王朔就是这样两个野蛮生物。如果说前者还是温情脉脉披着羊皮的狼,那么后者则完全就是直截了当破门而入的洪水猛兽了。


如今,王小波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文坛和文化,他的意义在于影响和决定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走向和辨识方法,他的存在是哲学上的。他无疑是文坛智多星,但一直被乌云遮蔽。而当到了该他冲破乌云,大放光芒的时辰,他却早已香消玉殒,徒留星空了。


而王朔是撒旦,是破坏之神。他颠覆了高大上伟光正的文化贫乏,使得贫民语言和市井心态以一种反传统的方式得以真实呈现。他是真正的大院文化的延续:他是语言上的军人、文学上的摇滚、文化界的下身派、思想上的垃圾派运动。


既然连“形而上谓之气”,尚且不能为世人所知;那么这种“形而下谓之器”,在狭隘无知的人看来,就更加只能望其金黄而曰其屎臭了。


王小波是智多星,王朔则是及时雨,是江胡舵把子。他交结江胡好汉绿林豪杰,恩泽覆盖文坛影坛与思想界(与老侠出书《美人赠我蒙汗药》一事)。以上二位,决不仅仅是单纯的二位文坛人物,决不仅仅是当代中国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他们是当代文学的历史意义,也是民间文学崇岭崛起的断代横切面。


关于冯小刚的哭,《芳华》的野心和才华们的无奈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说到“中国二王”,是因为今天读到一篇好文章:《冯小刚的芳华——野心与无奈》。这篇文章把冯小刚和这个时代、社会的悲哀,咀嚼得更烂、更彻底。更重要的是,它大段提到王朔对于冯小刚有如导师的恩情。


多么希望冯小刚能够学到一点“杀父”精神:从艺术上革掉王朔的命,努力用作品亲手掩埋先师。但是,很可惜,没有。日后王朔好像也不大提及这位门徒。


文章里说到叶京拍过一部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说冯裤子“这个角色见风使舵、左右逢源、爱占小便宜,而且动不动就爱哭,不是一个伟光正的角色。叶京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冯小刚,找了一个同样龅牙、精瘦的演员来演,跟冯小刚活脱脱一个模子出来的。”


——此话相当精准。自打王朔不给他本子了,冯导左放一枪右放一枪,一会儿拿《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这样的大事件蹭主流大道,一会儿拿《老炮儿》、《我不是潘金莲》亚文化来博票房,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部分的。


——而且你看,《芳华撤档了:噢,冯小刚炮又哭了!


演冯裤子的是歌星何羽凡。而我第一次认识白百何也是在这部剧里,饰演护士。她和爱哭的冯裤子好上了,就特别为她不值:凭啥她不能和佟大为好呀!现在星途不凡的文章也在里面,对他第一印象也不好,小机灵小精明小鼻子小眼的感觉。还是佟大为高大明亮周正,相貌堂堂,透着一股子小孩儿憨和更多的大丈夫气。


有人“检举”叶京在这部剧里做得极不地道,把冯裤子拍的猥琐至极,在艺术作品中公开夹杂私人恩怨,侮辱一个有身份和尊严的人,屡屡强调所谓出身、圈子。


我承认叶京把冯裤子安排得很可乐。但这不影响冯裤子这个角色的尊严,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个反面角色,也没有侮辱的行径。反过来看,冯小刚鸡贼爱耍滑头,爱搞投机倒把和机会主义,几乎是大伙所公认的。


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认为“人的所有努力最后都是为了克服自己的自卑性”,用在冯小刚炮身上未尝不可。鸡贼是可以的,如今大伙谁不鸡贼啊,但鸡贼得这么正义凛然、威风八面,就有些不好看了。


不给你排片,你丫就耍泼耍横。你娃横个啥,不就一遇事爱尿裤子的主么?有本事你敢炮轰我们又美又白的景甜甜吗!(此处露糯米小白牙笑一个。)


文学写作本身就是主观思想活动,得允许带情绪上岗,借情感出航,捉想象下笔。比如司马迁就把《史记》写成了文学作品,除颇具画面感和意蕴外,还透露出浓郁的悲剧气氛和传奇色彩。


司马光更是为劝君王而作《资治通鉴》,一作就作出来200万字,且于叙事之后,皆有附论,共186篇。其中“臣光曰”有102篇,其余84篇是各家评论,甚至司马迁的论却只有1篇。这些主观之处完全不影响二部史书巨著并称“史学双璧”。


有夸张,有抒发,但又不能过。前一阵,有人写文章盛赞某领导“有魏晋时期谢道韫的飘逸散朗的风度。”这很有点像王朔评价夸功了得的冯小刚:“眼风极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夸起人来十分舍得自己。”


我也夸过人,比如有一次写诗评就用了不少“十分舍得自己”的形容词。但我知道羞愧,以至于完全不好意思发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并决定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写此类评论。所谓美而不自知,美更甚。


丑而不自知,丑也甚。——这个说法,能不能成立呢?


有没有X二代、X三代?有没有出身认同、草根必死?有没有山头宗派和城头骑墙派?我不敢说有,但也不敢说没有呀。只好今天天气真好哇哈哈了。此处就不要继续纠缠理论深入了吧。


总之,在中国,不管你承不承认,出身、圈子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官本位,体制、体系、体统论,血统出身论,层出不穷。我们又不是没看过,又不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没必要瞒着。现在不是继续讨论不正之风有不有的问题了,而是到了考虑如何抵制反抗和消除撕裂隔膜的时候了。


关于冯小刚的哭,《芳华》的野心和才华们的无奈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据我所知,唐僧取经归来后曾经认真总结道:其实在西天,一个县委大院还真不是大院,只能算弼马温小别院。如来无尽大悲矜哀三界,麾下菩萨大院,玉皇大殿、天兵天将大院、神仙大院、仙女大院,那才叫大院,够大够狂够才华。


王小波、王朔、崔健、姜文、叶京……这是一拨傲娇活神仙呀,不愁吃喝,眼界开阔,思想活跃。


你不得不承认,神仙们的才华和他们的资源、人脉一样多。这一点,地仙们又是没法比的。至于凡人和真野兽,就洗洗睡,别想那么多了吧。升了天也把丫打回原形,一命呜呼。


所以说,王小波所谓的“反熵”是存在的。潜规则的意思则是:每个人都要学会“从容地在桌子下生活”,才能活得不错。不要试图选桌子、否认存量规则,不要轻易改变原子层级,但也不要试图阻挡异化。种种努力注定徒劳无益,真动起手来,是要流血的。


同时,我觉得作品也可以用来玩的,没那么严肃,瑕不掩瑜就行了。就比如文坛骂人老将鲁迅,大伙都说他尖刻不宽容,说他这样那样还装样,其实大家急眼了一般也会乱咬一通的。苏东坡好脾气吧?他也照样暗嘲讥讽外加指桑骂槐,仗着太后宠爱,连皇上都不放过。


王小波斯文点,拐着弯骂。前一阵病故的某犯波也是骂人老手。


一本《美人赠我蒙汗药》,王朔基本上就算个访谈笔录者。尽情开骂的则是那个死鬼老侠,洪水滔天,从头到尾,从古至今,从老到少,附庸风雅的、道貌岸然的、男盗女娼的,逐一捉来骂个够!


这是何等畅快淋漓,何等才华横溢,何等语重心长,比喝佛骂祖还过瘾。被这样人物骂过的,应该感到光荣,说明江湖上已经有一号了,不冤。


借机总结一下:日后重修中国文学、文化史,必有“二两制”。即:“二王”与“两波”。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三大台柱子”也是近二十年来现象级的人物,在此一并表示尊敬。


最后附赠一偈子,可防小人:知无不言,言必不准。一时痛快,莫告警察。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