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年迈父亲  

2017-02-28 15:04:41|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年过八旬的老父亲

如一枚白铁钉子

顽强地钉在这世上

我爱他垂垂老矣

爱他天真顽固

饱满如秋天的红浆果

爱他常犯的小错误

爱锈蚀如脏兮兮的泪囊炎

 

我年近五十,也即将

成为干枯的玉米

却又似年轻的田鼠,汉子

迷恋野地里的飒飒风声

深爱身边嫩玉米

和逐渐干瘪的更老的老玉米

暗暗喜欢弯腰弓背

乌黑老木屋的低低檐角

敬佩倔强伫立在

风雨帷幕里的青瓦老门楼

极喜爱堂屋房梁上发白红绸布

爱火塘和熏黑窗口煨红薯香

我站在父亲的故乡

怀揣为不人知的大欢喜

 

我的老父亲

恋恋不忘贫瘠的故乡

在那个被评为资源枯竭城市的

冷水江老山区

禾青镇,社学里村

在喀斯特地貌

老得如同褶皱的山岭下

盛产道士与猎户的梅山之弧

他的祖辈们像一茬又一茬的玉米

整整齐齐躺倒在石缝中

 

我曾替腿脚不便的父亲祭祖于斯

在大乘山的沟沟壑壑里

在老岩下走家串户。各人碑前奉上

炮仗,香烛,烟酒和瓜果

陪同的堂兄们口中念念有词

——跪倒,叩拜

用额头和他们碰碰额头

用面颊贴住面颊

一抬头,青灰色墓碑

如一排冬日阳光中的笑脸

沟沟壑壑,湖光山色

有的片齿不剩,有的满口白雪

我爱他们,因为他们

安静,祥和,东南风般吹拂我

 

有时,父亲缄默无语

比纷纷扰扰的老城市更缄默

象一棵树,一块老石头

坐在垭口前方

满身谦卑和骄傲

像喜剧作家在描述——

“我全身裂缝,四周漏水”

像早年间那位青年篾匠

埋头苦织,又累又饿

额头写着瘦金体:

一个人,没有同类

 

我经常感觉:他一来到水边

便不断抽出新枝条

不断生长新叶子,周而复始

像不着一字的图画

在夜里黑沉沉地呜咽

而钥匙只在锁孔里歌唱

我惊讶于那样的遗迹

朴实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像炉灶早已浸透

人间的烟火,漆黑的无言

 

藤蔓升起。藤蔓

绿油油地向着月亮升上去

“活着”不像一个词

而是一面因风雨而饱含意义的旗

是坚硬磨盘、槽臼,是青苔

和屋后那块高高盘踞百年

却始终没有压倒童年的大青石

 

年迈父亲牢牢坐在他的轮椅里

像气力不佳

勾头晒太阳的屋顶斜面

略微显旧的大广场

我经常去看望他

在牛形山长者护理之家

住着一只疲倦的麻雀

再也不能在稻田和雾里穿行

窗外,那只倦怠尽显的灰鸽子

掠过广场,树梢和一排屋顶斜面

欲停,未停。脚下无半寸土地

 

每次探望与归去都令人纠结不已:

一边是沉默不语的故乡

一边是含而不露哀而不伤的未来

这么些年来,雨水纷纷扬扬

风声从未歇止。门窗半敞

年老屋脊从未服输,始终努力高举

保持应有坡度

无声流淌及滴落的檐水啊

战战巍巍,一言不发,跌跌撞撞

 

树和岁月天天下棋

窗与夕阳对话

即使屋脊与兽队走散

我有扑腾小鸟

他仍留满屋顶小树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