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漂泊在屋顶上  

2016-07-19 11:44:10|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屋顶上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我不曾想我有这么庞大的一个海

瑰丽晨昏,阴影与流波的辰光

在我体内如群山连绵起伏,或恣肆汪洋

我苦于那样的跌宕与永无休止

饥渴在烈日下,苦涩于微风及蔚蓝

屈从黑夜和蓝光藻的照耀

日夜品尝月光漫无边界的寡淡

 

有人在书写:《国王的湖》

牧羊人将圣旨掷地有声,从此

他们与鸟远走他乡——

 

呦嗬,我高原上的鱼群是鲳鱼

那一大团遮天蔽日的浩浩荡荡

这些无辜地用嘴排卵的娼妓之鱼啊

有人傲立于岸,颐指气使破口大骂:

“鱼以鲳名,以其性善淫。”

或云:“鱼游于水,群鱼随之。食其涎沫,有类于娼。

 

我的大陆一贯沉下,保持匍匐与缄默的形状

保持风中勋劳的样子苦的样子哭的样子

如雾凇与生长冰棱的大好河山

火山停止溃疡,烟囱封存,大陆架冷火凉灶

整个海底之锅寂静无声

我的抹香鲸与座头鲸家族人丁不旺

柴门不响,小小院落空空荡荡

 

黑色悬崖是苏格兰荒凉的台地与海岸

灯塔是凯尔特与高丽人心中的灯塔

我的愿望是那一缕徒然攀升的炊烟

波澜起伏的青瓦是我从未迷失的慰藉。一个午后

一只蝎子从瓦缝里爬出来,我手搭凉棚等待某种降临与抵达

 

黝黯的头颅是雪峰后那片黯淡无声的云团

只有黄昏时辰夕阳的光芒能够勾勒出金黄的边缘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