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遇见一头抹香鲸  

2016-03-02 17:21:39|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见一头抹香鲸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遇见一棵春天的树》

 

整个大地是你的花瓣

洞庭湖是,喜马拉雅山也是

雷州半岛是,渤海湾也是

每一只鸟,每一匹耕田拉货的牛马都是

 

但最后必定是赤脚穿越荒野的那个人

在不断醒来的梦和脚步绽放

黑黝黝的皴之美无法言说,也无法丈量

他和同伴们的重量却被你等鄙夷看轻

 

那些试图逃出谎言黑屋负气出走的人

用石头砸窗户的人,推倒众墙轰然而散的人

往锅里吐口水,纯良无辜的人,支持霜降的人

无须你原谅坏脾气。他们又瘦又小

这些黑铁一样自己长出的绿枝条

顽固,愚钝,灰绿着脸庞

显然不同于文质彬彬的炊烟和汉白玉柱子

 

既然它们生性如此,就让他们毛发蓬松不修边幅

又瘦又小长成另一棵树好了。即便它们不屑与花朵为伍

 

《月亮不见了》

 

空中已提前宵禁

月亮公然不见了。谁偷了它?

流云浑身绳结和满谷满川的拧巴


每一只鸟头

都可能撞上哨兵,铁丝网

和障碍物。道路

咬住一管羽毛撒泼打滚

这条塞满危险

矫情而且虚妄的蛇

正狡猾地搜索自己摇响的尾巴

 

只有轻飘飘的草能被风推着跑

离开无根路径。草木灰一口吹散

而另一些事物,因过于沉重

纹风不动。蠢人只能尾随狂奔

围着另一些东西狂吠不已

 

就在你来的路上

高压线嗡嗡响

鸹噪的神父乌鸦的音符

此起彼伏恐吓过路者


你看,那头犀牛就因为恐惧

透亮的心脏加速明灭,照亮整个大陆

而在礁石与海浪间

上下翻飞的黑夜和白昼琴键

因遭巨大涛浪训斥而无限忧伤


哦,是的——

我们此去路途也必然如此


 

《每晚所见》

 

每当我经过高坎和危石

都不得不屏住呼吸,并总是发现——

 

每棵树,都像

一名挺拔的哨兵——


冲着茫茫夜色

声色俱厉嚎个不停

 

《遇见一头抹香鲸》


相信我

你看到的燕子不是我看到的燕子

你见过的仓鼠不同于我见过的仓鼠

你翻出的巨鲸不是我要找的巨鲸

 

是的,就是这样。你看到的不同于我看到的

我看到的又不同于它们自己的独有品质

比如永不落地的雨燕,痛恨谷仓与牛头梗的田鼠

还有血腥虎鲸,唱歌的座头鲸,制造龙涎香

蜡烛和光明等级的抹香鲸

 

它们如此稀罕,乃至全部流水和监狱

都在秘密传递一截传说大山般的尾鳍

乃至每一个深怀恨意的垂死者都宁愿相信:

在深海或深夜随便遇上其中一种都是美好人生

就像失眠者获准进入梦境,孤独者与爱情不期而遇

一张柔唇刚巧醒来就猝遇一场摄魂芳香


或许此生正该如此——何其艰辛又满心庆幸

就像破败故国的高贵守墓人

鲸落偶尔也出现在热闹沙滩上

这些渡海而来的山脉,穿过朝霞的亡灵

如此庞大却又如此脆弱。似乎它们本身就是宿命

世上任何壮士夕阳都保护不了它们


但这,这要什么紧呢

对于戴独眼黑罩,挂骷髅旗

横渡大洋惊涛骇浪的海盗来说

死亡和恐惧有什么可怕呢?生者大抵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