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庙堂有多高  

2016-02-09 04:53:40|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庙堂有多高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庙堂有多高》

庙堂有多高
池水就有多深
王八就有多吵闹
走为上!“东京八十万
禁军枪棒教头王进说

你深深睡眠,又早早醒来
在云水留白黑瓦笔墨间
掩埋掉高贵、丰腴与枯槁
愁眉苦脸满面盐霜秘密寄居屋檐下

嵇康,停止打铁好好过个年吧
你头顶那棵即将枯死的小树
唱一句叹一声,将叶都落尽了
广陵止息,金戈铁马昏迷
洗马池与小径被掩埋
心里的风啊海啊云啊蓝天啊黄昏啊
都略微焦卷或破损重重叠叠僵卧沙场

只应存在于人们生活之上的山脉
那道陡岭琉璃重脊,几度战火几度荒废
仙人和走兽们多么渴望亲近——
离得并不遥远的粗糙黑瓦之岭
词不达意的坡度以及香喷喷的炊烟

何止是乌黑腊肉和沾满灰尘的荒唐往事啊
你瞅瞅,除了那两座青石狮子
一排排阶梯和拴马柱,整个世界与神棍何干


《你是谁》

你醒来。给城市上紧发条
给村子披上绿毯后又悄然睡去

学仓央嘉措释放马匹:活在大梦里,骨头
越贱越硬越爱越轻,长出白雪、羽毛和胡子


《喝酒碰巧在一桌》

那位来自域外的诗人
又在爬格子。一步一磕头
一拜一等身一撞一声佛
像粒露珠离开诸水,将自己哄上山亭

他羞怯地笑,但面目不清
骑蝴蝶寻找心里的安静山谷
完全不理会一丈外居心叵测浪头
他就这么个人,在村里住恁久
还是单纯想啥写啥
往往敬了好多杯却不忍喝一口

难免想起南台禅寺那一夜:
本来月光好好的,起身眺望见
几十里外衡山镇红灯绿火
忽然比任何时候更想吃肉喝酒了


《年会记》

我们都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啊
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个鬼样子

有人心里挂着一条风干鱼
有人花迷入眼沉迷酒肉,有人
挺着个大肚皮比我家仓鼠还爱唠叨

说着说着,我们就走散了
有的开始沉默。有的开始妖娆
有的感觉自己彻底迷路,完全分不清

——哪里是菜哪里是碗哪里是杯盏
哪里是江湖河海哪里水是水哪里山是山


《六字箴言》

某日。在云上
蓝天蔚蓝,天色近暗
诸神给万物镶嵌上金边

马丽华从莲花生家回来后一直默坐
你不翻书她不动。她说:莲花湖的珍宝
越念越平静的一句话里得放进多少盐粒啊

她说这话时面色凝重
仿佛春风也浑浊几许重了几吨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