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榛子遗言  

2016-12-11 21:10:57|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榛子遗言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窗外,山岭像剃刀

静悄悄

那么多人等待大雪

等着捧鹅毛般蓬松的云朵


甚至有人坚持等冰。如斗笠等待

可以雕刻的雨水

仿佛只有这样

才能感觉到人生之存在

唉,那一枚房梁上

不断被叫醒的

深藏于长铁钉里的

黑夜和锈蚀般的痛啊


我在等灰尘

等送葬车辆返回时扬起的灰尘

烟囱的烟,烧纸钱的烟

秸秆们的托付

在炉灶里一直不肯熄灭的稻草的梦

我的钉子们在高处

等烟熏火燎包裹

火塘里跃起的火星子来咬


我愿我是那只漫游的蜘蛛

织就一张挂满露珠的网

静静等待灰尘。我宁愿长久睡在

肮脏童年里

快乐地分辨出熟睡的烤红薯

妈妈炒的一小碗美味猪肝或河虾


有一场大雪在远处等我们

但我愿是一只虫子

爬行在叶子下,酣睡在尘埃里

在梦里吐露愿望,说真话

告诫自己:可以遇见桦树与月亮

但永远不要与深秋的伏击相遇


很高兴我是去年的果实

仍然有微微光泽,拥有并不完整的农村

就像铁铺拥有硬铁剃刀住在村庄

流水正在缓缓了解一位不为人知的白发老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