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老炮儿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历史命名  

2016-01-02 12:45:29|  分类: 『原创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炮儿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历史命名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最近有两种语言遭人围观,一种是老炮儿冯小刚的,让人不忍直视、直听的行动俚语;一种是冯唐式的,已然不举、但自己始终努力架着的翻译书面粗话。如果统一标准的话,其实大家都是混不吝,似乎都有无法言说和心酸的一面,委屈、悲凉一起涌上心头,遮几要千泪齐飞、万箭穿心,所以应该算大悲剧。

冯唐太有文化,不敢前往讨骂。这里就挑管虎、冯小刚的电影《老炮儿》说说事,骂骂槐树,算是帮着做做广告植入。

1、对于有些人来说,流氓就是时空的艺术。

如果说《老炮儿》是一座国产电影丰碑,那也是一座黑色大理石碑。有关它的故事,内里其实都是黑色的。有黑白,才有光与影。有光影,才有电影的艺术延展。但票房和人气双飞,才是最牢固的基座。有了这个,你才能傲然箕踞。

对于六爷张学军(冯小刚饰)来说,他家住四六城,是一面离庙堂目测距离最近的江湖水色。他善良,敢施舍200元給跪地乞讨的小姑娘,不怕被骗;他仗义,因为老伙计挨了城管一记大耳光,就绕着弯子给他讨公道;他规矩,跟长辈说话从不丫的丫的;他躁动,捧着霞姨(许晴饰)的大屁股就敢面对街道立箕鼓盆踞耸而歌。 

最最难得的一点是他一老男人还挺诗意,死一只八哥也要赶在大雪天去郊外深坑埋了,决斗前还追着一逃出牢笼的鸵鸟乐呵呵大声吆喝:你跑哇,你跑哇,你跑哇。那一刻我几乎以为他不是骑着自行车,而是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不是肩背军刀,而是手持决斗长矛。老夫聊发少年狂,这哥哥是化身披挂上阵的中世纪骑士,还是要与风车大战三百合的唐﹒吉坷德大爷? 

六爷,您这玩的是象征主义啊,连鸵鸟也跟着您不愿意埋头于沙!难怪有人酸溜溜写道:生活中,有些人本来就是骑士,却因为没有战马而隐没在市井之中。

许晴是饰霞姨的不二人选。无论对于老炮儿、流氓崽子还是道貌岸然的主,这都是一尊女神哪!性感,感性,妩媚,而且还不泛滥。这些好词儿哪一个都不是哪个漂亮女人随便就能拿来享用的殊荣,但用在许晴身上任何光柱都不过分、毫无不妥。对此,我绝对敢长期固执己见。

霞姨,就一年纪大点儿的北京大妞。未婚,今年48,摸样儿非常俊俏,米粒酒窝十分销魂。穿机车皮夹克,内裹真丝大号乳罩;开一酒吧,名曰“震颤”,甚是引人入胜。霞姨就像一位小妈妈,一位大姨妈,一位姐姐,一位女朋友。总之,她能在这个昏灰、乏味的城市里给你透出一抹干净亮色。

不拘着,不拿劲儿,不苦作。当你躁动时,她就是妥帖的慰藉。当你饥渴时,她就是一口清凉深井。总是及时出现在你身旁,虽然外号“话匣子”,但经过生活这么多年的打磨,话已无多,眉目舒展,硌人部分变平缓柔和了,平缓柔和部分更加晶莹剔透了。一句话,这就是英雄身边通常必不可少的玛丽苏红颜知己,人中之女人、女人中的战斗机。如有机会,虽千百万人吾往矣。

泡妞拍婆子,遇上这样的尖果尖蜜,如拥有她的爱情,你夫复何求?如幸好你也深爱着她,何求夫耶?几辈子相互缠着欠着,你就偷着乐呗!

闷三儿(张涵予饰)是一武人,胡铁花那种。古龙的武侠小说《楚留香传奇》知道吧?古龙,黑社会成员,专业喝酒拍婆子,业余时间喜欢写武侠小说。胡铁花就是他古龙想出来的小说角色,他还洋洋自得地以胡铁花自居、影射,说胡铁花内心有一种“悲天悯人而又无可奈何的沉痛”。简直比楚留香还不要脸。

电影里究竟还有哪些老炮儿在帮着茬架呢?前台加后台露脸的大概有这些:管宗祥、江珊、梁静、宁浩、刘桦、王劲松、连奕名、陶泽如、马书良、梁天、谭建昌、师小红、沙景昌、丁武。他们之中有些去了后海前线,有些没去。这就像有些人在万民书上签了名,有些则更乐意隐伏躲藏。但是,这些指战员心里都是憋着一口气,迟早要撒出来的。

《花房姑娘》在唱:“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现在,你大概知道管虎领着这些老炮、小刚炮到底要跟我们说啥了吧?

按我的想法,路有路的尊严,行路者有行路者的尊严,谁也甭想去剥夺它。广电局审片委也别妨碍一部电影的尊严,先不管好不好,先管自由播放。

据说,我朝“电影审查委员会由36人组成,除总局在职或退休领导外,于洋、谢铁骊等老电影人也在其中,还包括公安部、妇联、教育部等相关负责人以及高校老师、中学老师等。陈佩斯曾透露,内地电影审查人平均年龄超过60岁,思想比较保守。”

你知道银幕上为啥出现那么大一个监控摄像头了吧,你以为是蹲着一只善意的鸟么?

2、对于有些人来说,流氓就是美好的记忆。

比如桃园三结义,比如竹林七贤,比如隋唐英雄,又比如项羽那一伙、刘邦那一伙、赵匡胤那一伙,甚至民国前后那些不断火拼的军阀们、“英雄”们、尸体们。如果严格按同一标准来衡量,他们都是流氓。

群氓之族类兮,我们皆流氓!有时壮怀激烈堪比驴马,有时笃定淡然胜过蜗牛。

但如果说流氓就是老炮儿,那他们和我们就都是老炮儿;如果说变坏了就不是老炮儿了,那其中有些人就只能算曾经是老炮儿了。总之,他们和我们都炮过,或正在炮儿。反正鸿门宴、摔阿斗、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这些事都挺好玩的,只要不把元帅关牢里饿死、打死、侮辱死,不逼天下好人去跳楼就算有良心。

我的朋友蒙汗药看完《老炮儿》,回家赶紧就着热泪写了一篇影评《<老炮儿>,一曲血脉偾张的老男人挽歌》。斯文动人,亢阳鼓荡,筋力强壮。

在我的朋友圈里,蒙汗药以老男人的人性、才情与跌宕怀抱著称,外号情感问题老军医,比机关大院门口的石狮子更摇滚,比一般苏州人家的曲水流觞更著名。但大家其实还不太了解他,他并非《智取生辰纲》里的麻醉剂,也不是采花春药,而是被虞候肚中寻思“这厮不值得便骂人”的青面兽杨志:老令公的亲孙子,在御林军当过编书军官,在大名府干过快餐伙头军,是一个信奉“一刀一枪在边疆上博一个封妻荫子”的人物。

但即便是这样一位忠贞爱国爱党爱朝廷的优秀三代,结果依然不脱窠臼,一路跌宕坎坷如水,最后只好声明退出自干五队伍,自绝于优秀人民群众这一伟大集体了,这种悲壮我在卡夫卡的小说里见到过。卡夫卡在他自己最喜爱的作品《判决》写道:格奥尔格忍不住顶撞了父亲一句,父亲便判独生子去投河自尽。结果格奥尔格真的就跳了,他临死前还低声辩白一句:“亲爱的父母亲,我可是一直爱你们的”。

在影评的结尾处,蒙汗药却悍然写道:一股郁结之气顿生。我望着天空,心头一个声音带着无尽悲怆喊了出来:你大爷的!这几乎要与老舍先生那声著名的知识分子之骂齐名了:“我控诉!”

上帝有没有大爷我们不知道,上帝怎么待他大爷我们也不得而知。那么问题就来了:这种意淫,算乍回事?看似梦醒时分,其实梦魇更其深重了!体制内的虞候们可能比我们来得有见识,把虞候肚中的寻思放大一圈,真相昭然若揭:骂,并不值当。

3、对于有些人来说,流氓就是造反的祖宗。

这几乎就是一部深入人心的舌尖体——

在中国老炮儿史上,清朝以及后来的一个讳名时代是两个重要历史转折期。

八旗子弟的引进,水师大院、绿营大院的开发、精心的育种,以及深耕细作技术的推广,让人们从政治纠葛、民间风流史以及大自然里,获得了更丰厚的馈赠。平民茶余饭后吹牛胡侃的饮食习惯,从三餐制演变成少食多餐制……

……同时,老炮儿也无疑是当权派与夺权派纠缠的结果,就像太阳与蛋白质、唇齿与食物的默契配合,温暖热情的果仁瞬间迸出又随即粉碎,只留下质朴的香气和空虚的果壳……

当我们把八旗子弟,各色大院子弟,这些红卫兵、造反派、逍遥派、保皇派小酱,依次倒入帝都这口锅里,就能收获色香味俱全的美味时令小鲜;而如果搅合搅合同时混入一个锅中,就能煮出世界上最奇特的大杂烩……”

粮食不止只被吃掉,他们也会奋起反抗。就像那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老百姓,他们有时候也会爬出锅碗瓢盆。有些像甲壳虫,有些像软体小动物。

比如那把军刺,就是张涵予手中的家伙,淬火发蓝工艺过程导致该军刺通体带毒,被联合国给禁了。而六爷手里的则是日本军刀,不是刺刀,是老八路缴获的,老炮又从老八路的孙子们手中抢来的。

为了抢夺人字呢军帽军装、黄呢大衣,“小浑蛋”周长利们就是靠菜刀和板砖对抗马刀军刺的。死后倒是管虎、冯小刚、许晴、张涵予,姜文、王朔(《阳光灿烂的日子》)这帮大院子弟用电影来纪念他们。现在你也知道为什么会有夺权和护权了吧?怪不得现在的农民都不愿进城了,搞个内部宣传都要靠城二代了呢;也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送亲人或仇人去当官了,怕亲人犯贪怕仇人走对路线呗。

在我住的这个城市,离我家不远处,建宁港南北共有大小19条街、巷,中正街、建宁街为南北2条主要街道,呈“丁字裤”状分布。原来如传奇般横行于此地的四矮子、板凳哥这些老炮儿们,都业已随同几次严打风吹雨打凋零去。如今的解放街、复兴路、胜利街、南湖街到处都是城管活动区域了。

建宁港更可笑,被一位据说以作曲为主业的市委书记,用成千上万吨钢筋水泥混凝土把河面完全封盖起来。那些稍微有点古董气息的砖木旧建筑,全被拆迁一空。城市转眼就成了没有历史的去处,哪里还会有什么老炮儿可牛掰。

在我的视觉范围以内,整座城市既拥挤又空荡,只有我的朋友—— 一位叫“李小炮”的文化局官员,扎着块头巾成天在网上胡咧咧。那些高高低低的建筑物,都低头听着,捂嘴笑着,跟没事人一样,对自己的前世今生和往生去处全无一丝挂念。

连根都断了,连欲望都没了,还有啥可挂念?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