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在地铁里  

2016-01-17 21:55:30|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地铁里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有进入地下坐地铁,这的确是一种不可估量的损失。

——题记

1

如果灯光再昏暗一点

另一些东西也将如期而至

譬如恐惧列车:

它们从黑暗中冲出来

轰隆隆与站台擦身而过

 

灯光明灭,警铃大作

朵朵桃花误以为

自己是地下反抗组织成员

瞬间一哄而散。而刚刚出狱的

埃兹拉·庞德只好和自己面面相觑

 

春天,你这就完了

死于早泄和凋零

而那些面色苍白的家伙

正迁怒于人,恶狠狠地

痛揍车厢里吃鸡爪的女子

 

他们永远无限正确

面目狰狞且手段凌厉

 

2

昨天,他们在地铁站装上诗

你知道吗?他们竟然允许装诗

 

一路上满是无辜面容和无辜句子

灯箱里的赞语。俳句。不是真正的

令人颤栗的野兽发声

那些躲在荧光灯里的婀娜字体

衣袂飘飘,排成长行

面容姣好姿首弄骚而形同娼妓

 

地铁里恰到好处的柔和光

有人认为是大师与时代

有人认为是忧伤和遗言


而真正的黑物质

却躲在草丛里喘息

在黑暗中发光,在市井骂人

在灿若桃花的广场上扯开裤子撒尿


 

3

你不知道下一趟列车的准确时间

也不能永远等待火车庄严穿透身体

 

不允许无照经营,不能半道载客

不可在任何地方重建避难所

 

谁也不知道在奥斯维辛那样的死地

还存在维托尔德·皮莱茨基这样的人

 

有人在地铁站外一直奇怪地保持沉默

整夜仰望星空或整天仰望天上飞鸟

 

听,这些无所事事的人在吹风笛

在流水和流水线上一首接一首地写诗


我躺在冰凉铁轨上

只能轻微地表示:我靠!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