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我们应该原谅北岛  

2015-12-15 08:43:12|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应该原谅北岛 -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雪 - 懒得飘扬

突然想起

我们应该原谅北岛

因为今晚格外寒冷,荒芜

空气似乎已全部冻结

全世界的人都开始私奔

连一只乌鸦都没有回到巢中

 

所以无法统计那些失踪的飞鸟

无法统计从空中坠落的生死和无辜的羽毛

 

所以,我决定赶在冻死之前

认真原谅一次,忏悔一次

原谅一个好人,一个诚实的人

一个叫北岛的郁郁寡欢的投降者

要在僵硬前释放那个金光闪闪的背影

让起伏的丘山和饱含苦胆之汁的河水

痛痛快快地流淌出来

好让手足遭残哑不能语的孤儿们知道

什么是悲恸,什么是哽咽,什么是沉默

 

这让我想起一个夏天清爽的早晨

好汉们像一座座岛漂浮着离开银色水泊梁山

那时候蝉正大放厥词而蛙鸣不敢冒充蛙鸣

道路被夜晚藏起又被黎明出卖,直挺挺

摆放在山岭上。许多农民在山中捕猎

而我们一声不吭,行色匆匆,假装淡泊而遥远

 

那一年,我终日以绳索捆绑花岗岩

把长着雀斑和麻子的石头砌成一座高塔

“这是文丘里除尘器”——当我敲着巨大铁壳

倨傲地宣布我是工人阶级——那一脸蠢相

几乎比不畅的道路和桥梁所患大病更加明显

比停滞和浑浊的人流更加苍白

 

这是疯子悲凉与骗子狂欢的年份

粮食绝收,但注定有着不一般的星空与时辰

有一种轻飘飘的死亡,可悲的流亡

还有一种轻微的,忍住泪水的默默走动

把空气搅和得无法凝固。从那天开始

我们一直挂着虚假和愚蠢的招牌

虫子般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

现在,战败的战士归来

带着缠满绷带的马匹和鞍具

一箱子军功章、黑暗和星星。还有更加

深邃的忧郁以及更加忧郁的深邃

而我们这群面目平庸的人,谁能代表故乡?

 

大地需要什么来原谅

用笔吗?还是用迟疑的脚步呢

如果那是一条大河,曾经

摆脱大山的挟持赢得了我们的尊敬

当他来到一马平川的平原,忽然一拐

沉默地铺开全部的水银……或者

仅仅是一具漂亮的瓷器在歌唱

 

世上没有一条河流需要原谅

就像我们怯懦的脚步,山呼海啸

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在这些发生过之后

我们还会扔掉白旗走出山洞

是的,我们必须感谢

风暴没有扔出那块准确的石头

 

我们还必须原谅北岛今日的寿眉

和昨晚那撇瘦削的胡子

感谢岁月剃刀在所有深夜里的失职

感谢那位被阉割者,骑雪白快马而来

迎滚滚红尘而来,拨开不明真相

令人心焦地围观全部历史过程的黑压压的群众

——我愿是那个假传圣旨之人

眼角湿润而带热光口中高呼:刀下留人……

 

我愿在这个空气即将冻结的早晨

我喷出的第一口血能够把山岭染红

我愿我是李可染和他的万山红遍

我们站在墨黑的水墨画前,只为迎接和加入

小溪,河流,另一支跋山涉水的队伍

 

就像最初的乌鸦和黑马:

不为欢呼,只为嚎叫而翱翔

就像从未实现过的人生愿望——

大梦艰难,并不需要嚎啕大哭

就应重获墓志铭和通行证的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