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2014-02-09 21:16:08|  分类: 『原创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似冷得将要冻结。雪在空中久等了吧,但什么时候才会落下?昨日,在县城回来的车上,我还在忧伤地想。但上天只顾落着雨儿,淅淅沥沥个不停,几乎将我淋病。

      不想今天一觉醒来,雪就纷纷扬扬地到了。

      雪下得并不大,虽然是“六出飞花入户时”,但仍未到“坐看青竹变琼枝”的时候。为嫌诗少幽燕气,故作冰天跃马行,于是起床楼上看山,城头看雪。一些地方略积攒了一层薄白,更多的空地却仍是凌乱和湿的。

      雪花在空中飞舞,被风搅动着,驱赶着,踉踉跄跄停不下步子。雪花在院子里盘旋,或避开阔大的白兰树叶,围着将要夭折的花骨朵绕来绕去。或进入桂树的叶丛里攀爬,追闻桂花被冻得退缩回去的香气。或坐上湿滑的女贞子叶,又一头滑下去。

      雪落到地上,立即就消融了。而天空的灰暗则经久不散。距今1613年整,五柳先生已在浔阳母忧第二年,晋安帝也遭桓玄软禁浔阳。先生作《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其诗定情流水,淡作一句: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又一折四转,激情寄寓:萧索空宇中,了无一可悦!

     想寒冷中强作忘情,于逼仄里自求解脱,大概也就五柳先生能做到八分。

      近一年来,命运也将一道道变故横贯我心。似痛彻心扉,却无人可诉,默默如雷雪,堪风任东西。凌乱雪片儿飘忽着,在风中徒劳地织锦。《幽梦影》云,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遂在心里翻遍云霞寻得一友,浓浓淡淡地聊了起来。

      不死草慢慢舒展开来。外界却并不知道人生重生的痛,也并不觉得洒扫灵魂深庭之轻快。

      院角的竹子不妄猜东家的心思,与往年并无二致,仍旧是从容镇定,独立寒雪。我仿佛听到诗人王家新站在拐角处孤独地吟哦:雪,雪,雪。今年的雪来得晚,竹叶仍未落去,仍顽强地碧绿。最上面的小小叶子积着千堆静静的雪。一些禁不住风的轻摇,扑簌簌地落下。一些则坚忍地驻守,仿佛执意要与明日的阳光见面。

      在我的印象中,竹子是植物里的知识分子。梅菊兰竹四君子,既是一根根古典的瘦硬骨头,也是一枝枝大美的丰姿良人。

      记得冰灾那年我参与踏勘一个核电厂址,中心区域正好是一座竹山。很多竹子遭灾齐腰断裂,顺坡朝一个方向倒下,场面极为悲壮。根据农民的说法,竹子宁折不弯,绝不事阿谀奉承。这么多年青的孩子未脱尽稚气、未成有用之材,就齐齐夭折倒死,未免可惜。

      不打紧的,陪同的农民笑着说,地下竹鞭已经布得满山满岭,到了来年你再看雨后春笋!

      此刻,窗外又稀稀落落地下着雪。邻家孩子蹿进院子,折竹咯咯大笑着逃走。剩下的断竹孤零零地杵在土里,观之却仍觉气定神闲。想来,它的心里也是空的,也是酸楚,也是在等着来年的嫩叶新枝吧。

      风愈来愈大了,雪也似乎下得更加稠密。路灯光下,金丝缭绕,如缕如织。抬头望望,天空业已沉入漆黑。明天黎明时分,我又将赶赴乡下工作。

      孤身在外,冷暖自知,须加厚衣裳。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