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关于汉普顿   

2007-10-07 02:0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看余地文集,看到他所写的《汉普顿》,心里百感交集。几年前,我和他一同参加了这个几个论坛联合举办的同题诗赛。“他死了,这个消息/让所有人感到意外”,余地在诗歌开篇就这样写道。而我在自己的诗尾是这样写的:“我怕忍不住/痛哭失声啊!”这是一个巨大的巧合,如此严丝密缝。如今,这个巧合正令人伤感地显现现实的残酷性。

毫无疑问,余地的诗风冷峻。这也许跟当下许多诗人提倡“拒绝抒情”的诗观有很大关系。在这一点上,我是持不同政见者,我认为真的诗者应该比常人体现(请注意,是“体现”而不是“具有”。)更多的悲天悯人情怀。但他们毕竟就这么写作了多年,他们如此冷静地,客观地,也是坚强在世界上写字。对此,很多人不能理解,认为他们生性冷酷,而我为此更加由衷地敬佩他们。跟他们的神性相比,我更像是一个媚俗者,一个轻浮的人,一个愉悦自己和安慰别人的人,一个游戏客和浪子。

“多年以来,他一直和神/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是他们的神性的体现,而我拒绝神性,我的理想是作为一个真正的凡人发出声音。作为一个“巫师”,余地也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持警惕”,而且真的就在一个凌晨改变了一座村庄的命运——他抛妻弃子,奔赴了诸神的居住地,在废弃的村子里留下病重的妻子和两个尚不满百日的幼儿。我不认为余地没有真的爱,也不认为他这样是不负责任的做法。相反,我认为他是出于对生活的绝望。毕竟,对于一个敏感的诗人来说,在用诗歌换不来柴米油盐的实用主义横行的真实世界面前,死是他最后的反抗、捍卫和最后的尊严。用卡夫卡的比喻,这就是一剧活生生的“饥饿艺术家”的高峰表演。

诗人的强者形象只存在于诗歌的字里行间。回到现实里,无论是神还是巫师,都要依赖凡人赖以生存的那些东西。余地,一个精神的强者生活的弱者,他用生命对现实世界进行了一次最激烈的颠覆。但可以预见的是,世界并不为之所动。世界上仍然充斥着汽车喇叭的声音、妓女和嫖客交易的声音、股市里的尖叫和GDP呼呼飙升的声音。他的死讯之音绝不会高过银行提息降息的消息。是的,对于一个个体,这是多么大的悲哀。可是,对于整个世界,对于整个历史的进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点。也许这并不合理,更有悖于崇高,但这就是现实,容不得半点浪漫主义。无情、残酷,但请不要责怪那些发出日常声音的人,他们也是被逼陷入这个混沌的巨大旋涡。


余地是幸福的,他已经离开逼仄之地,没有任何咒语可以将他唤醒。而他的未亡人是悲惨的,他们将要承受多么巨大而残酷的磨难。可以这么说,余地有多么优秀,她们就有多么伤心。不必责备余地兄弟,他已经承受了我们所未承受过的东西。一个人的心只有这么大,他有权利选择离开。

走好,我的好兄弟!带上我们一同饮过的酒,在那边依然要爱诗,要爱人,要爱自己。

我们握手相送
挥手道别
我们高喊:孤儿们
我们每天在梦里集合!

 

                                                                                八大于2007.10.7凌晨2时

 

  

◎ 汉普顿 (阅读864次)

余地

 

他死了,这个消息

让所有人感到意外

多年以来,他一直和神

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作为一个巫师,他可以改变

一座村庄的命运

有一个夜晚,我看见

他在一个死者面前

念诵神秘的咒语

通过他的祝福,那具尸体

可以到达天堂

在火光照耀下

他的眼睛,深邃而神秘

那一瞬间,我产生了一个幻觉

他是无所不能的,他就是神

这个夏天,他和疾病的搏斗

以失败告终。在他下葬那天

我站在荒凉的山坡上

为他洒下清水和纸钱

并且带领众人,为他默哀

这套仪式,是他传授的

作为一个新巫师

我继承了他的事业

人们并不知道,他临死之前

告诉我一句咒语

只要我轻声念出来

他就可以死而复生

这句咒语只有三个字

“汉——普——顿”

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恐惧

让我失去了勇气

我不知道,在哪一天

我会说出这三个字

它是一个秘密

让我对这个世界

始终保持警惕

 

2004.8.19

 

 

 

《与汉普顿同音》

八大(者夫)


——莱奥纳尔·汉普顿(LIONELHAMPTON),美国爵士乐手。

 

1、

汉普顿,我有
一个瓦釜

一瓦釜的故事散发着酒香
和醇香一同飘行滑走的
是一只油腻腻的扒鸡
它们在空中
勾肩搭背
歪歪斜斜,踉踉跄跄......


瓦釜里有一个祖国
她的额头风雨晦暗
双眸疲惫含满忧伤
河面漂浮朵朵桃花
母亲的脸庞
鲜艳、丰腴和泪光闪闪


汉普顿,我们有同样的母亲
你用爵士乐供奉了她
可我至今没有找到我的颤音琴
我一直听见它在呜咽
可我一辈子也没见过它


2、

河水擦拭青铜盔甲
于是某日,我决定忘掉
就像河底的水草
忘掉碎裂的船桨
独行侠忘掉江湖夜雨
飞蛾忘掉微弱灯火
我忘掉岁月


先前带八千子弟
腰挂一只瓦釜
走过黑云和冷月
我们纵横驰骋
在每一条河流上拼死作战

王师胜利了,从边疆
回到故乡

汉普顿,我们胜利了

在一个圆号似的黄昏
我得到一碗烈酒

从九死一生的沙场
回到梦中家园
而那里的人们
早已将我们遗忘

我们握手相送
挥手道别
我们高喊:孤儿们
我们每天在梦里集合!


3、

带着一个瓦釜
那是我唯一的行李
行走在遗忘者的道路上

在一釜酒里
唱忘忧的曲调
瓮声瓮气
但声音绵长


历史的道路有多远
归隐者的足音就传得有多远

黄钟大吕被夕阳收进后院
独自欣赏飞檐斗拱去了
是绿苔守护着台阶
有时,门锁遭遇封条
而朝庭的大门紧闭
它们终日不开

它们终日不开啊——

仿佛从来没有琵琶
和一只定音鼓
用壮烈激怀敲醒过它


我们是绿锈
我们都是铜的儿子
用铜给音乐以温暖
我听过你缓缓地吹响
那时我站在小山冈上


而我现在是和瓦釜并排躺着
在一块屋子般的大石上
乞丐,呡一口酒
撕一口肉,浑浊而扭曲地
大笑

坦胸露乳
观望忙碌的人群
和眼前大地上危险的金矿

我已无能为力

思想者在库房里锈迹斑斑
他们笑啊唱啊哭啊
手舞足蹈


4、

雨丝,星星
它们俯身怜爱地端详
我不是它们的孩子
而它们却亲如父母
这情景,这情景
我梦见过多少回

可是我不敢问他们

汉普顿,我不敢问他们啊
从不敢启齿:
你们从我花白的耳鬓
捡到多少苦乐
从我起伏的心头
找到多少苍茫

瓦釜和我一样地沉默
瓦釜说:我怕,我怕碎裂

是的,我也怕
汉普顿,瓦釜,和你们一样
我也怕落叶和秋风
还有——

我怕忍不住
痛哭失声啊!

 

2004.8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