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相忘于江湖  

2007-09-29 21:4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嘘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题记


               之一: 离别

仿佛历经几千年,我终于明白到离别的可恶之处。人生而有足,足生而要走。合聚只是片晌,离别才是长久。人生真相大白于天下时,美好时间便成为莫大的痛楚;只是,当有人来轻挥一指,将高入云端的金碧辉煌弹为万倾废墟时,心里有过的些许满足也许就要随之灰飞烟灭。

把弯腰喝水的柳条折断,用手,而决不用刀,那种撕裂的剧痛,除了柳条无人知晓。赠言惜别,把叮嘱重复成滂沱大泪,那样的惨状我在十一岁离开故乡时就已亲身体验。那一大堆脏脏小脸蛋上恣肆横流的小溪,几位黯然的老者,不知羞耻嚎啕大哭的农妇,曾经就那样重重地撞伤了我和妈妈的心灵。那一次的离别,不过是使我又成为一个新学校的坏学生,妈妈又再次当选新学校的优秀教师。直到多年后,我们还是会用各自的表情说起曾经共有的那一天。说到那天的离别,说到那些送别者的姓名,我和妈妈心里还是喋喋不休和泪雨滂沱。

在网上打马扬尘这么多年,离别还是多于萍聚。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对手,疼痛有时,快意有时;然而此时都一一成为了黑点。最终,只剩我和一支苍凉的马头琴曲。豪情万丈没有了,笑傲江湖没有了。连最静止、最柔和的风景也在心底变成了半个岛屿,瘦峭而坚硬起来;为心所激赏的另一半,早已不知去向。停马山冈,我和我的乌锥马半依云彩半依夜。老龙头和半个岛屿离得那么远,人在半山岛在秋,松伴烟雨万峡流。隔海而望,在相去和相望的向度里,我们各有各的苍茫,又各有各的怀念。

年少时特别喜欢《珍妮画像》里的句子:我的来处无人知晓;我的去处,万有的归宿,风吹海啸,无人知晓......那时自是为赋强愁,而今倒也很能了解人间离别的苦衷。然而,愁却又如霜深厚了一层;而且更加的难以自拔,更加的怀念少年的招摇轻狂;只是,年少也已离我远去了。于是乎,更让人徒添唏嘘。

是啊,对于天命,对于造物主的强奸之器,除了顺从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好法子呢?


后记:

人生就象大便,一旦冲走,就不会再回来;
人生就象大便,往往努力了,却只有几个屁;
人生就象大便,怎么拉都一样,可每次又不太一样……————摘自“一个屁颠屁颠的丫头”的博客

 

 

            之二、冷血和热血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时至今日,那些往日的江湖玩伴不知抵达了江湖的哪一步田地。我很久没玩江湖游戏了。我对网络的感觉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以前在江湖,八大(现在用作QQ名字)先是大盗,其后是名捕。八大泡点数总是和杀人数目成反比,因为很多冤案其实是八大用一个叫“玩家”的女性马甲一手造成的。八大是懒洋洋的,他的泡点数从来没真实过,要么是偷来的,要么是骗来的。八大又是好色的,他开“美女帮”、开“怡红院”、开“恶人谷”,几乎和所有名动江湖的女侠都有过婚姻登记,然后离婚,得到一大笔钱财就逃之夭夭。八大无厘头,又爱缠人又爱无理取闹,超级网管“小聊”、“琴之心”就是被八大搅到卸甲归田。八大没道德没人性没素质,几个江湖被八大玩得破产,还有个湘电系统里最漂亮但嘴巴最不干不净的女杀手,被八大用“强奸至死”的恶劣招数侮辱了几十次。好在八大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江湖从此小人林立。然后“铁嘴”、“金甲骑士”以六扇门的身份出现出现,很少有人知道这两名就是八大那王八蛋的衣钵。只是时常有人狐疑。

那时候冷血和热血都很血性。不象现在,血色已经看不见了。那时交朋友真的就是交朋友。“老潇”是我见过的最变态的江湖迷,他能在午夜下载其他玩家的数据,到第二天上班时再拿来和早晨的数据做细细比较。他成了八大的朋友,成为八大的数据顾问和泡点工具。“龙啸”是个天才,他一眼就能瞧出潜在的敌人,而且有着异乎寻常的耐心——他能为一招毙敌而苦练2个月的武功。他也成为八大的武术指导。其他高手都没入得了八大的眼。他们几乎全部成为了八大的敌人。可见藐视是多么深地伤害了人心。

论坛不是讲义气的地界。这里只讲道理和交情。都是些既迂腐又蠢蛋的道理。而交情又不过全象些娘们在惺惺作态。八大也染上了禽流感。说风月虫二事、做缚粉母男儿,还自以为风流倜傥。如此一想,悲从心来。

文人实在是不好当的,何况假文人。动辄“情何以堪”,凡言“之乎者也”,恶心啊夫子们!从此不在冷血文字上过日子,到生活里去刀头舔血,这才是真实的生命。哪怕是游戏,哪怕是游荡街头,也比呓语虚妄来得痛快淋漓多了!

 

 

 


            之三:脱鞋走路

《埋掉》

找片干净的草地
挖个洞
把记忆埋掉

埋掉,忘掉
把草坪整理得干干净净
不留一点痕迹

小草会长出来
依旧长势很好

是啊,泪水曾经是灰尘
如今它深睡在洞底
洞外——

依旧是蓝天白云
依旧是岁月流荧


《我保证守口如瓶》

关于那些留恋
我一概否认
关于未来的泪水
我会像瓶子
沉默不语

花瓶里的花
就由着它凋谢吧
不去动它
让它自个儿慢慢地
干透,成为尸体

道路很凌乱
脚步亦如此
只是,风来了
落叶隐瞒了记忆中的夏天
在坠落的舞蹈中
舞步踉跄

这个季节
多么像一只紧抱软木塞的酒瓶啊


刚刚在株洲在线写下这两个东西,我只想到2个字:痕迹。

痕迹是我们经历之后在心里留下的记忆。痕迹总会慢慢淡掉的。直至有一天,你忽然记不起一张脸,记不起你曾经一直想要对他说却永远没有说出口的话,你就会对自己说:其实,时光早已警告过你。。。。。。

在一个寂寞的村子里住久了,你就会对每一个外来的陌生面孔都感兴趣。也许你会立马随他私奔,也不管夜色如此之深风霜如此之冷。其实与感情无关,你只不过是厌倦了村子里那种寂寞的妖氛,私奔之后或许是更深的厌倦更深的寂寞。所以每一个人在私奔前都要仔细地想好,免得到头来又后悔莫及。

路上有些荆棘。把鞋带系紧。

如果是在河边,那就要更加当心。当心跌落,当心有鳄鱼。如果从上游漂下来一个铺满野花的草篮,如果篮子里有一个眼珠乌溜溜的孩子;你切莫以为这是上帝送给你的礼物,上帝从不做这等善事。你可以把那孩子抚养成人,给他最好的慈爱和最好的教育。但是,你不要奢望他回报什么。他是人,他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考。你要原谅他的自私。当他长大了,你要自己穿上破旧的鞋,再走孤独的路径。

你可以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但你一定要知道行走和离开是我们的天命。

在路上和一位美妇懈逅,这是幸福的。倘若能痛痛快快地爱一场,那生活就更加艳丽得出奇。这样的艳遇可遇而不可求,唯有好好珍惜才能感谢命运。但不能过于勉强。比如,分开一段时间后,其中一位爱上了另一个局外人,这时的抉择立马就能显示灵魂的贵*。哀求是没用的,说狠话更加只能给人看笑话。高贵的人往往是这样的:俯身,穿鞋,转身离去。留下的人打牌搓麻也好,叫骂喧天也好,他心里只轻轻念叨一句:这于我何干?

痕迹就这样轻轻被抹去。在飞鸟掠过的林子里,你也一闪而过。大辩无言,如果有看不惯的人站出来指责你冷酷,你不必固持理由。在别人稍露难色,稍露厌色,微言离去时,保持一点尊严,先行一步海阔天空有什么不好呢?毕竟你这样也保护了很多人的自尊。

如果你对我的这些闲言碎语有什么抵触情绪,那么你自可另起一行临屏走走,我是不会有什么埋怨的。


信马由缰,八大到此一游并抽笔撒尿。再见,江湖。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