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漂流瓶  

2007-09-29 14:2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宽阔的河面上,我举目无亲.我盼望着能有一双手,一把将我捞起.我不要被当成宝贝,也不要被当成垃圾.只想被认认真真地看一眼,或者像马王堆女尸那样,被人挖开肚肠.人们从腐烂掉的内脏里找到一个纸条,一个印记,或者一句话.他们把这个纸条摊开,把印记拓下,把这句话念出声,被我听到和感觉到,这就足够了.
如果可能,我会对那个动刀子的人说什么呢?我只想说:"谢谢."
这样想的时候,我一直在街上走着,漫无目的.我是一只在傍晚时分悄悄自恋的漂流瓶.
额头撞在什么东西上了."对不起",我小声道歉,然后飞快逃走.又差点撞在一个邮筒上.这一次好在我及时刹住了脚步.邮筒直楞楞望着我,我也直楞楞望着它.我很想马上掏出一封信来塞进它仿佛在嘲笑的大嘴.可我兜里没有信件,在这世界上我也没有可以寄信的人.于是,我再一次从邮筒前逃跑掉了.
人流越来越稠浓,最终几乎要成为泥泞.我知道快要走到河边了.跨河大桥就在这里搭建了一条混凝土彩虹,以最生硬简洁的角度开始跨越清亮的河面.桥头有两片短草地,人们就挤在草地上等待夜晚的降临.人太多了,看上去就不再像羊群的样子,而更像是等待羊群来啃吃的青草了.我忽然心生悲哀.
人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之是纷纷嚷嚷.各各顾自说着,也不管有没有人听.有几个人在侧耳倾听,但愿那几个不是聋子.

花!一支玫瑰花在我眼前冒出,我几乎要被吓一跳.
伸出这支花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小姑娘,她的美好青葱,令人忍不住想要俯在她耳畔说几句话.她定定望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她有两泓深深秋水.她伸手指了指右手挚着的花.她有十根剔透的手指.看到我发呆的样子,她把花抖了抖.还是没有说话.啊,我望见了她的酒窝.
"你是叫我买花吗?"
她点点头.
"可我没女朋友啊"
她失望地摇了摇头.目光迅速打量了我一遍.
"我不但没有女朋友,我也没有任何可以送花的朋友"我明显感到自己话里的激愤.
她望着我.张嘴想说什么,可发出的是一连串的"呀呀呀...."原来她是聋哑人.
这情景我好象在哪部电影里看过.我心里宛若有一根手指划过,某个部位沉闷地响了一声.
"多少钱一支?"我在周身口袋里搜索起来,掏出一大堆散花钞票."多少钱一支?"我再一次问那个小姑娘.她想了想,然后把花塞在我手里,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就跑开了.白裙子飘飘.
《城市之光》!我突然想起来那部电影的名字. "喂......"我想叫住她,但白裙子转眼就消失在人群里了.
我要用个玻璃瓶把花养起来,加清水,加糖,让花多活些日子.在回去的路上,我不停地想应该把花和玻璃瓶子放在离近窗还是离阳台近的地方.我简直成了被自己打开的漂流瓶,兴奋着,感觉有许多话不停地往外冒,搞得我老想和路上行人亲热.要不是旁人纷纷躲闪,我想我差不多就要随便跟个人私奔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背叛了漂流瓶的悲苦.我眼前只有白裙子飘飘.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