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某个早晨,骨头们醒来  

2007-05-18 13:03:05|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个早晨,当骨头们醒来
它们肯定会醒来
太阳多好啊,空气多湿润
骨头在蓬蒿里悠悠醒转

 

如果它们伸懒腰
它们会想起一身血肉
就像想起一件威风凛凛的披风
如果,它们睡意仍浓
想张嘴打呵欠
就会想起曾经天花乱坠的嘴

 

它们继续想眼珠子
头发、赘肉、曾经的笑纹
它们惦记起食物、衣服
甚至某个穿过血肉抚摸它们的
女人的喘息

 

天空里飘着白云,白云里居住着小鸟
头骨仰望,骨头唧唧喳喳
它们甚至没有仔细想想
穹苍之外已无物与他们有关

 

想了又如何?
它们
还是仰望和唧唧喳喳
仿佛这天性
连死亡也不能完全占领

 

 

《终于可以。。。。。。。》

终于可以用开水冲泡自己了
一把茶叶,在水里
慢慢舒展开来
重温青春的青涩与美好

终于可以忘掉那些丑陋的嘴臭烘烘的嘴
它们存在只因为它们不停地啜饮没有旁的事可干

终于可以用一壶开水
把青涩肚肠与美好肝胆都洗净
把那些吻过的嘴烫出水泡

再也没有遗憾
终于可以沉底了



《那只鸟》

我究竟怎样为它命名呢?
它羽色华丽但不是它自己喜欢的颜色
它终日唱歌却自认无边地沉默

支离破碎的,浮光掠影的
每一次的飞行都是承重而虚空

我怎么为它解释——
当它突然放弃群楼间的回旋
笔直射进异度时空

那还是一只鸟么?

 

 

 

《四羊方尊》

 

隔着坚硬的玻璃
你们根本无法用手指敲击到我
你们也就听不到我内心的声音

我曾经高呼:
世界,我来了!

可是有什么用呢
你们再也不会给我酒
而我,也再不会给你们以声音

隔着玻璃,大眼瞪小眼
我们都是那么可怜
你们在说你们的
而我依旧在怀念我的酒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