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暖色调的传说  

2007-12-05 23: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在川西高原的谷地里停驻
回到家中后我一直在想
为什么在深邃蔚蓝的天际与金黄澄明的大地之间
会飘出一些碎片,那么熟悉,那么温暖,那么遥远。。。。。。

 

不知道是哪一天,一只老鹰旁若无人地撞进我的镜头
或许它在啸唳吧,但我因屏住呼吸而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一位作家告诉我:老鹰,是天空中的音乐。而我却觉得
是一缕桀骜不逊的音符被锁进了一枚石子
被抛上天空;而且似乎在突然之间,石子长出了黑色毛羽
面对那样苍茫的猎神,我说不出地惭愧

 

一整车人闹哄哄地涌到紫外线下
这让我想起在八美镇的时候,几位藏民坐在自家门口
暗红色的高原红鲜艳夺目,那些脸庞
在雪白石头墙壁的衬托下无声地朝向我们
那一天的天空深邃湛蓝,那一天八美镇的白塔林粉刷一新
我从没见过这么纯净的白色这么鲜艳的锗红和这么蓝这么寂静的天空

 

那一天里所有的紫外线都被高原红吸收了。那些太阳笑容动人,怜意长生
转过来又照耀了我们。我们像小虫子,爬行在街道上,饱含从来没有过的

 

幸福的汁液。现在我看见群山之美
一群巨大、深沉、凝思的头颅
或仰望,或逼视,或俯瞰。那支老鹰的音乐
在群山间若隐若现。这是牧神的午后
一个阳光的雕刻工将歇的神秘午后
每一块巨石上都坐满和躺满思想者,只有一个是辛苦站着的

 

没有藏民手摇转轮将铜的光芒撒遍路旁。大路朝天,天光灌顶
路上涌出一群忽然寂静下来的游客和一辆似乎永不说话的金色大客车
红色的衣服黄色的衣服白色的衣服花花绿绿的衣服飘飘扬扬
和对面青峰上那群悠然吃草的黑色牦牛保持距离与呼应
有一头牦牛抬起头,望了我们一眼

 

——“哦,她有黑的一半脸和白的一半脸!”
“她有雕塑家的目光和煤矿工人的平静温良”

 

那目光里有一个湖,一湖你不能逼视只能仰望的宝石蓝
湖边的白塔,玛尼堆,五彩斑斓的安魂经幡
天下蜀山!比蜀山更高的风,比风更高地飘扬的是牧民的歌
那白色的烟一样升起的一队羊
剽悍的马群,尘里的骑手,毛茸茸滚动的藏獒
这一切,在牦牛的眼睛里是多么真实地温暖啊

 

更远的地方,青稞黄了,草还绿着
阳光顺着山麓滚滚而下,绕过嘉绒藏族村庄的屋角
金色长河把院子里的青石板轻轻打湿了一小片
片刻间,河谷深陷,山根隆起
贡嘎山在一个院子里落成,头戴雪冠,身披锦袍

 

美男子东望四姑娘山,西望喜玛拉雅峰
雪线以上,鹰飞鹰陨,雪豹奔突
蔚蓝色的神因超拔而趋于暗淡,而黑暗,而虚无
奔逐的行者身怀王冠、热血、
纯粹的块垒和飘飘之毛发。黑色与白色冰凉、荒芜,但依然自由生长。。。。。。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