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比生活更细微和更广阔的诗意》  

2007-02-11 00:47:01|  分类: 『原创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突然想忘掉所有手持双刃剑的语言大师。我只愿是蹲在城市脉博上的一只盲鸟聋鸟。或者有微弱的听觉和视力。甚或,有一对兔子的耳朵和一双老鹰的眼睛。

我不会总把凝视照耀在垃圾上。或手掌轻抚却感觉到废纸头上曾经写满柔情蜜意。或者只是,只是一封绝望无助的遗书。总之,我感应到一些生命曾有的形态与痕迹。它们仍在艰难而顽强地呼吸。我想,我已经踉跄过了。我已无泪可流。我只有敬重和珍视。我要看绕城而过的大江是如何有了海的雏形,我要听水在厚厚的漂浮物下如何拒绝干涸,如何护守最后的洁净。为此,我忧伤,我谛听,我搜索,我镇静。。。。。。

钢筋混凝土支撑着我们的屋顶,屋顶上有灰尘,有石子,但还有一株努力生长着的小树。也许正如他们所说,屋顶还有天使在飞翔。假如垮了,我们又盖新的。

也许屋顶的树永远不可能长成参天大树,也可能它只开花而永不结果实。然而,这有什么要紧呢?不是院子里有大槐树吗?不是公园里有小树林吗?再眼光放远一点,黛色峰峦,碧绿森林,那些不都是地球上的生命吗?抓一把泥土,里面有多少鲜活的蚯蚓。

转过一栋破败不堪的房子,也许又是一栋甚或更破败不堪的房子;房子的那一头仍是房子,仍是低矮的墙,仍是灰头土脸的爬壁藤。终日不敢敞开的窗户一如大伙的心灵,只有雨水曾经来洗涤。但里边住的是人,往往只要想到这一点,我心里就踏实。窗户总是要敞开的,只要人还没有死去,只要人还不希望死去,窗户就会一扇一扇地敞开、此起彼伏地敞开;因为阳光们一直在敲打着玻璃,它们要潮水般地、一滴不剩地涌进来!

阳光是不是知道了,我们也是它们的诗意?

窗户一直乒乒乓乓地开下去,就象一副永无止尽的多米诺骨牌。从这栋房子开到那栋房子,从这条街道开到那条街道,从这座城市开到那座城市,从这个国家开到那个国家。。。。。。最后,是风在所有心灵的仓库里跳起秘密的狐步舞。我将笑眼望着缕缕阳光里升腾的尘埃。这,就是我的诗意啊。

是的,悲剧时不时地来席卷我们,抛弄我们于股掌之间。巨大的海啸,刺骨的冰寒,还有热浪,还有风暴、饥饿,还有更多出人意料的事情。。。。。甚至还有更小的,但又比灾祸更难绕过去的生老病死。在罹难者静默的大地上,我更多听到的是这样的呼号:“放弃智慧,重建家园”。关注细微,关怀最小的悲恸;然而我们似乎又是由更广阔的远景所怜悯。解散束缚望过去,在全体弯曲的躯体和弯曲的道路上空,是忧伤追上了炊烟的温暖,并侧身融化。



时代一次次展开画幅。诗意一直在大地上游荡,这个蒙面人游魂似地藏身于时代的每一处微小和巨大。他和我们擦身而过时,我们通常只触摸到莫大的沉重而未注意有一缕淡雅的香。

每一位行色匆匆的路人脸上滴落的,是风霜雨雪,是悲情,是抹不掉的时光的刀痕。但脚步是什么?脚步是道路上的音符。谐曲是美的,哀乐同样是美的。因为哀乐蕴涵了更为绵长、更为内聚的力量。现在回想起来,真正震撼灵魂的不就是哀伤者与苦难者身上,那股静静涌动和悄然拱起的力量之潮吗?!

妈妈问孩子:地球象是一滴高贵的泪吗?——象!孩子回答。地球象一团微弱的蓝色火焰吗?——也象!孩子的回答是多么不假思索。回答这样的问题还需要思索?孩子不解地望着我们。我们成年人的思索真值得怀疑了。然而——我们思索,怀疑,甚至停止这一切活动复归安详。幼稚羽化了。饱经风霜后,是成熟顺着慌乱的藤蔓悄悄爬上人类的脸颊。

地球真的就蓝得那么高贵和微弱。它在轨道上聚集和平衡了各种力量。那小球上开满窗子,开满眼睛的灵光。我想说——诗意就是此刻从瓦缝里、从窗棂间透出来的一缕缕希望。把希望撒播进宇宙万物,那片沉重的金叶子,就是万物灵长的王冠!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