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访谈  

2007-02-10 10:40:51|  分类: 『原创杂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谈:无知有为问,八大答   
 
 
无知有为:1、当今诗坛活跃着一群“光头诗人”,如:黑大春、沈浩波、于坚、徐江、伊伟、黄葵等。众所周知,八大也是“个光头诗人”,而且诗作常有神来之笔。请问八大:光头和诗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八大:不敢栖高枝鸣,唯老实作答.我想,光头是叛逆和批判者的形象.对既有和自我的叛逆,对自我和既有的批判,从来是光头们不遗余力的.但也有极端,那就是光头党.如果说光头和诗歌有什么必然联系,那就是光头代表了不羁.写想写的东西,写真正渴望写的东西,那是幸福的.湘西妹子总结得好:光头,你的变化很可怕.我说:很好.湘西妹子:但你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我说:如果让我选择,我只为自由和乐趣而写,所以我变变变.还有一句:为迎接诗的太阳,我绞尽脑汁,也放弃了头顶茂密的森林你知道,光头确实是头发们的义无返顾.
  
无知有为:2、有人说:诗歌死了。不可否认的是,生活的快节奏,竞争的激化等压力使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没有了诗意。不管这一观点正确与否,说明诗歌目前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你怎么看这一论断? 
八大:诗歌的尴尬境地难道不也是人的尴尬境地吗?但为什么没人说人已经死了呢?因为"人"只死了一部分.而我认为诗歌也只死了一部分.诗意是广泛的,欢乐舒畅是诗意,痛苦窘迫也是诗意,因为痛苦窘迫也是诗歌的来源.李白杜甫就因了痛苦窘迫而写下不朽诗篇.如果说因"生活的快节奏,竞争的激化等压力"而"使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没有了诗意",那么失掉的也是诗歌的一部分,即:读者阅读的欲望.而执着的写作者们的写作欲望则可能加强.诗歌是时代的先锋和总结,当诗歌从正面享受向侧面的享受转变时,当着力点从纯快乐向批判性转移时,我们不应该为此感到悲观和尴尬.这都是人性的力量.都值得我们为之欢欣鼓舞.诗歌没有死,也不可能死!诗歌一直不是松弛生活的代名词.诗意也不是.诗人更不是!任何真正具有人文关怀的文学、艺术从来都与闲适无关。我仍然认为,诗歌的尴尬有两种,一是诗人的尴尬,二是来自读者的尴尬。大浪淘沙,只有少量的金子和种子会流传下来。比如海子,比如北岛。我想,他们作品的长寿原因应该是真善美,而不是那种病态的矫情和虚伪的媚俗。真正的诗人是以语言表达思想,而不是相反。语言的诗化和思想的深化,我认为有一个平衡的问题。也就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语言和思想齐头并进的诗人足可称大成者。有这样一种诗人,他们是语言上的探索者,开路者,从而未在思想领域进行深追拷问。这样的实验诗人对于读者来说未免显得尴尬,但对于以思想表达见长的诗人们来说,他们是先锋是英雄,是新形式的提供者。多少年后,人们终于接受了朦胧派诗人——当然,我这里并不是说朦胧派诗人的作品没有思想性,而是恰恰相反——朦胧派出现时,有多少人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话语特色呢?甚至,有多少老一辈诗人理解这群叛逆小子呢?谢冕为什么成为朦胧派的教父?就因为他身为北大教授顶住了外界的种种斥责之声为朦胧派呐喊助威、冲杀卫城。那时的人民群众,你能说他们是代表了文学史的选择吗?竞争的激化等压力使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没有了诗意——这话不是没有道理,但道理只有一半。诗意在这里完全代表着自由和闲适。但诗意是不是还有反抗、冲击和批判的一面呢?诗意的丰富,诗意的多层面,正是诗歌读者在二度创作时不能缺少的重要素质。诗人做好诗人,读者做好读者,“对面不相识”的尴尬就会少很多。尴尬是存在的,但如何解决尴尬才是最重要的. 
 
无知有为:3、勿庸置疑,诗坛的寂寥原因诸多,但与诗人自身也有着必然的联系。有些人打着“诗人”的名号或歌功颂德,或牵强附会,或卖弄学识,或为稻粮谋。甚至沦为某个阶层的“买办”和“帮凶”。以你看来,怎样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 
八大: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就象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意义上的人一样.似乎所有的定义都不完整,都不明晰.但我有和别人一样的朦胧感觉——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应该视诗歌为自己的生命,由此而懂得珍惜和怜悯、真诚和良知.歌功颂德,牵强附会,卖弄学识,稻粮谋,这些都是和诗歌无关的东西,如果你非把他们和诗歌拉一块去,那么你的作品必然失掉纯净.那不是我心目中真正意义上的诗歌.我在转谭延桐访谈的时候注意到他有说"生命的智慧"和"生活的智慧".诗歌,应该有生命的智慧而不是生活的智慧,就更别说生活的狡猾了.诗歌,作为文学中最干净纯粹的体裁,它只与生命有关.于是我想: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是把自己最美好的情怀、智慧、思想无私地植入词语的骨骼,让这些碎片能够相互缝补相互慰籍并且成长为生机勃勃的诗歌,从而也能让读者在诗歌树上吃到甜美多汁的果实;在这样的作品上所体现出来的风骨、韵味、高贵的总和,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纯真而且深邃——除此以外,世上并无诗人存在.  
 
无知有为:4、“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荷尔德林的这句诗道出了生命的一种本真的状态。你认为自己是否诗意地栖居? 
八大:我在《我们是在诗意地栖居吗》及《比生活更细微和更广阔的诗意》中已经告诉自己:生存本身就是一种诗意。就像荷尔德林“我每天走着不同的道路,时而/走向林中的草地,时而到泉边/时而到蔷嶶盛开的山岩上”——当然还有悬崖峭壁和无尽的荆棘之林——无论悲喜忧欢,我们都是在体验生命。任何感觉都是神的赋予,即使被掠夺,即使正遭磨难;我们都会从中得到启示。荷尔德林刚步入中年,就患了精神病,我认为那是另一种诗意的境界。与我们无关,他只和他自己的灵魂交换了信息。我愿意用诗意来涵盖他的每一种状态——痛的和苦的,喜的和甜的.荷尔德林甚至说人必须离开理想的自然状,否则就不可能有文化生活。只要良善、纯真尚与人心同在,人便会欣喜地 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如苍天彰明较著?我宁可信奉后者。 神本是人之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荷尔德林     
 
无知有为:5、在阳光写诗的网友不算太多,多少有点曲高和寡的味道。但大家对诗歌始终充满着敬畏之情。请问八大当前诗歌的主流是什么?现代诗歌的手法有什么特点?与传统诗歌有何区别? 
八大:很难说的一个话题。以纸媒来说,应该还是“主旋律”的天下,这是一些以“正”为美的诗歌,可称为“正诗歌”。但民间诗歌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声势占据诗坛高地(特别是在网络上),从侧面奇袭,不说官样话,乱哄哄,暴力,有组织无纪律,是这一支斜刺里杀出的武装力量的显著特点。我称之“水泊梁山”派。正诗歌搞了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语言的生硬、空洞、说教、死抱传统不讲策略。而它最大的敌人应该是自身的不适应性和意识形态上的排它性。很有“我为标准,天下一统”的派头,对秩序和权威的极度崇拜也使得它少了许多活力,不鲜活。写这个的应该是以中年人和老年人居多。而“水泊梁山”派是造反派,年轻,生猛,有活力,但也鲁莽。有反传统的天性,因而对外来文化和异国情调有着骨子里的仰慕。我觉得这一派的血统应该是来源于五.四的热血和文革后对文化、政治和经济体制的怀疑、审视和抗争。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那就是他们对自由强烈向往。他们试图摒弃一切束缚,梦想用最激烈的语言构架一座永不倒塌的象牙塔。当然,世上没有任何永不倒塌的东西。但是应该原谅他们,仅仅因为他们年轻。青年是可爱的,诗歌也应该是年轻的。严格意义上来说,象我这样年纪的人写下的长短句已经不再是诗歌,而是人生的经验。而年轻人写下的,才真的是自由、梦想、力量,那才是诗歌应有的血液!现代诗歌与古典诗歌相比,更多地致力于突显诗人和作品个性化的诗义、诗艺。每一个诗者都在力图超越背景。这背景是传统,也是时代,更是诗者自己本身。古典诗歌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一些约定俗成的意象和符号,在单一的形式和孺释道的狭窄框架下牛动自己的身躯。而现代诗歌不,现代诗歌就是要挣脱枷锁,就是要革命,要反传统、反既有、反可能而动。甚至连反抒情的心都有。中国传统文化一直被冠以酒神的名号,而中国的现代诗歌正更多地引进西方的日神精神。这就使得现代诗歌自发地向着语言哲学KAO拢。这是现代诗歌和古典诗歌的断裂地带之一,也是现代诗歌的最大进步。从具体的作品来说,古典诗歌审美不外乎王国维说的诗分“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而现代诗歌写作时所具有的思维的跳跃性,语言的自由排列等,这些新的语言组合都构成了一种新的审美形式。所以现代诗歌理论家在丰富前人诗歌审美理论的基础上,把现代诗歌审美分为“真”、“善”、“美”统一说,“价值”与“效率”统一说,“内容”与“形式”统一说,“现实”与“艺术”平衡说等。它们在现代诗学史上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无知有为:6、个人认为:诗歌仍然是一个迷,尽管我们试图去抚摸它的灵魂,但我们的智慧仅能涉及到它的“冰山一角”。但我仍然相信:有些写诗的人不是诗人,比如乾隆;有些不写诗的人是真正的诗人,比如尼采。对此你有何见解? 
八大:我也不是诗人,可你称呼我为诗人。据说乾隆御制诗歌4万首,如果他不是皇帝这个职业,而是靠卖诗歌维持生计,那么你怎么称呼他?即便他比凡高更惨,平生连一个作品也卖不出去,我看你也别无选择,只好称他为诗人了。哈哈尼采吗?我们来看看他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第一卷第一节里的句子:“祝福这将溢的杯儿罢!使这水呈金色流泛出来,把你的祝福的回光送到任何地方去罢!”这是诗吗?毫无疑问!就凭他从叔本华的生存意志论出发,摆脱其消极悲观的倾向,使之变为积极行动的反叛哲学,从而创立“权力意志说”和“超人哲学”这一行动就能看见他本心的颠覆性和诗性。特别是他对自负、激情、兽性、酒色、冒险以及征服的本能、炽情的神化的肯定,我就认为这正是一个诗人的癫狂状态。他是真正的酒神日神哲家和孩子的结合体——这,就是一个诗人。 
 
无知有为:7、现代诗歌分哪些流派?哪个流派对你的诗歌创作影响最大? 
八大:无知这厮也忒狡猾啦。他自己承认“无知”倒也罢,干吗还要掀我的皮来揭我的无知?那么些个中外现代流派谁记得住啊。你瞧,达达,就连潘金莲同志在床上的哼哼声也被安上了个主义:达达主义。心烦哪,同志!不光心烦,还面红耳赤则个萨特同志说:创作是对生活的反抗。我就是明证。至于说受谁谁谁的影响,我还不想给朦胧派抹黑。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