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呐喊·真相  

2006-07-29 07:28:52|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呐喊》



“我的一生都在一个无底的深渊边行走,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有时我试着离开我的狭窄的小路,加入那涌起旋涡的生活主流,但我总是发现自己被无情的拉回到深渊边上,我将在那里行走,直到我终于落入无底深渊的那一天,从我能记事起,我一直为一种深深的忧虑所苦恼,我曾试图把这种忧虑表现在我的美术中,要是没有忧虑和痛苦,我就象一艘没有舵的船。”——蒙克

有些真诚
它只属于瞬间
有些爱恋
它属于离开
有些永恒
它只属于死亡

灵魂和肉体永远在撕裂
在越拉越长的距离上
一些,却已
悄悄走近
就像
梦境中的星星

有时,痛苦来自无法超拔
你不能在真诚、爱恋、永恒
的词意上走得更远一些
或者从未踏近生活的土地一步
甚至
你感觉到越走越远
直到成为最初和最后的遗忘

成为
遥远的
影子般
漂忽不定的
遗忘

生活和梦境
哪个更真实
是忠于肉体还是忠于灵魂
成为一个孩子
抑或保持最初的纯洁
一生中问题和折磨一样地多
它们使你泪水涟涟
你将带着这泪水的水晶项链祈祷

你会沉重
你要走遍和照耀自己

还说什么呢?
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梦
如果一生就是一个誓言
我们就不会活得这么悲惨
可更多的时候
我们无法驾驭自己的心脏
它有自己的旋律
我们只能倾听

心灵是肉体的呐喊
肉体是灵魂的呐喊
在中间地带
所有的人
选择了沉默

而我选择了那孤独的
像怀疑一样善变
像彗星一样不祥的
一声长叹
像一个传说
来自一个更加遥远的声响

我是骑着一声长叹
来到和离开这个世界的
对于生活无法忍受的真实
黑马只是一个无情的奚落者




《真相》


眼睛终究会害了我们
脆弱会暴露无遗
这是我拖着病体走过一堆废墟时
拾到的真相

关于炊烟
我们歌唱得太多
当一个孩子蹦蹦跳跳走过
我不忍心告诉他,真理
有时竟然是丑陋的
而我的不忍
又有可能随时随地害了他

永远歌唱事物美好的一面
诗人是如此不可宽恕
猎手是圣贤
他们的教诲连兔子也要点头称是

我们受爱的伤害还要多久?
双掌合十,中间漏下的沙粒
竟使我想痛哭失声
丹顶鹤飞得那么纯洁
它衔着哭声去了
它再也不能完整地回到我的心灵

一些东西轰然倒塌,而我应该感到
幸福!
我再也不用受失望的伤害
当绝望一下子就夺走
那个虚无的世界
空虚便锐利地占据了
那渺无人烟的高地

感谢向西边伸出的食指
它让我看见月亮残缺的身体
一悟成佛,成厌世者,阿弥陀佛
泪流满面
在这个伟大的时刻
我交出最后一滴纯净的泪

这一刻,我远远看见
另一个自我还在月下顾影自怜
可怜的人,他不知道

我已决心将他彻底抛弃!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