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一些  

2006-12-11 22:59:22|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只鸟》

我永不能原谅荆棘
正如我永不能原谅刀斧手

我不能原谅一场突然的死亡
那让人猝不及防的来不及留下遗言的

暴雨中的忧伤。也许,一切都是错的
但那只静静死去的小鸟是多么无辜啊




《荷塘》

在这样的冬日里,我怎么就
想起那亩沙沙作响的荷塘来了呢
我笑笑。嘴角的笑纹只荡出一圈
就凝固了

那些蛙。那些鱼。那些永远无法停歇片晌的蜻蜓们啊
当此刻的风雪从遥远北方赶来将枯荷的影子掩埋
那曾经扰乱睡梦的风,怀念时竟是多么柔软啊

那些日子我蜷缩在列车上
奔波于生活的甜与苦之间
用12个小时数着震颤的轨枕

现在,我坐在书桌前
听心里的荷叶沙沙响




《暮色》

那蓝色的远山
是谁娇美的脸庞

那金黄的夕阳
是谁的放浪形骸

请,盖下吻!

——那最后一道
粗糙的邮戳




《鸦雀岭》

鸦雀无声
鸦雀无声

枯树,石头,坟墓
满目枯黄与荒凉

一缕炊烟,就那么
无声无息地
翻山而起

蜿蜒入云霄





《冬天》

每一个冬天
都像最后一支情歌

每一个音符
都费力搬动
最后一块石头

然而,没有人懂
冬天也就真的
嗷嗷叫个没谱了




《谁的马》

那股枣红的旋风
从山麓这头卷到那头

头发一点儿没乱

从花岩溪回来后
它变了一个样
从谷城回来后
它又变了一个样

现在,它彻底疯了
哑巴一样胡言乱语
瞎子一样四处奔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