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懒得飘扬

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日志

 
 
 
 

[原创]生活在株洲,灵魂似乎在别处  

2006-01-16 00:00:00|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株洲是个工业移民新城。株洲古称建宁,公元214年,三国东吴在此设建宁郡。唐太宗贞观元年,建宁并入湘潭。古时,当地多槠树,湘江过而多沙洲,故株洲又称槠洲。到南宋绍熙元年(公元1190年)正式定名为株洲。其间民生世态多凋蔽,直到湖南和平解放时,株洲人口也不过区区6000之数。现在的株洲已经是一个工业总产值500亿,人口近70万的新兴工业城市。


                     ————题记





     我在株洲的城市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在东经113.09°、北纬27.5°这个地理坐标系上上班、下班,作微小的位移。宏观而论,这种微乎其微的规则运动相对一个有着70万人口的城市来说,几乎等于静止;可对于芸芸众生,这就是一生的头等大事。准确点说,这就是工业城市里标准的生命线性状态。妻子的运动量,比我大了好几千倍。她得从城市的北区中部到南区的外缘上班,从重工业区到军工区,其间必须跨过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市中心商业区。这段路程有十公里长,这一区间里有多少工业文明的污浊和商业文明的尔虞我诈,有多少形形色色之事,多少灰土浮尘,我不得而知;但这是一个柔弱的女性生命个体“为稻粮谋”所必经的路程,这就令我这个丈夫极为担忧和怜惜。我比妻子舒适一点,我可以一生绻缩在重工业区里打转转。只要不下岗,不被单位开除,我就可以跑步去上班,散步回家,直到退休。这种规律下的生活使人困倦和疲劳,使人产生想扑啦啦飞掉的感觉,哪怕做做无规则分子布朗运动也好呀。


    我住的地方是一个叫杉木塘的地方,一个几近废弃的工厂区。一条马路通向市金属公司的钢材仓库。金属公司形同虚设,大部分资产都已被许多个体和民营公司租赁经营。围墙下是株洲洗煤厂。洗煤厂的经营也已步履维艰,一千多号人的眼睛里满是茫然。原先还有个酒厂,但早已倒闭,被电池厂兼并,最近电池厂也是苦不堪言,无力施展,酒厂偌大的厂房和院子就租给了一户乡下人作养猪场和菜地。当全国乡村都在高喊跑步进入工业化的时候,一个工业城市的工业核心区却在倒退进农耕文明,这就不能不引得我们苦笑和思索了。


    从我家院子走出去,顺金属公司专用钢材运输马路往左一拐,很快就上到曾经是株洲最繁华最热闹的主干道建设路上了。这个路口是公安和交警密切注意的几个路口之一。这里以下岗职工爱在这里示威游行、堵塞交通而闻名遐尔。所以,这里也应该是整个株洲地区最令人黯然的伤口之一。


   说株洲就不得不谈到另一个伤口:污染。我记得小时候和外地来的孩子吹牛皮时,一个最令人咋舌的噱头就是:株洲冶炼厂的烟囱是亚洲第一高!现在那烟囱根本不算回事,至少我所在的电厂的两个烟囱的标高就已超过它。今年,株洲又被评为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自豪感油然而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我们只有震惊、悲哀和担忧。在生命质量问题上,我们似乎觉醒得还远远不够。我们刚刚处于环保启蒙阶段。


     城市生活就是不断积累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生活。哪一天我们才能在所有问题上小学毕业呢?经历和化解,这也许就是所有问题之王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